By RaytheReds, 

cover.jpg

還沒看(上)的Kop們要先看這篇唷~ (上)Liverpool 2-2 Everton - 別來無恙?

*****

不可避免的,Spearing臨危授命,上場還是略嫌緊張,儘管他有不嫌少的一線隊經驗,連Champions League打Real Madrid都難不了他,但是剛剛傷癒復出,球感還不太到位,中場的控制不是很穩定。

但是Lucas顯然在雙後腰的位置上老練許多,拼搶也很積極,以後如果Gerrard回歸,短期內Liverpool不會有中場人員補給的情況下,個人看好爹不疼娘不愛的Lucas還是可以在Liverpool首發中佔有一席之地。儘管Meireles在比賽初段在傳關鍵球的拿捏上還是不到家,但是比起後防險象環生的狀況,進攻方面的失意倒讓我一點都不在意。 

本賽季初,尚有Carragher在陣的Liverpool,後防也是被英超各隊的頭球炸了個體無完膚,後來Kyrgiakos上來,Greece老鄉的確體現了當初Benitez看中他防空能力過人的優勢,Liverpool在頭球上的失分少了很多;但是本場由Skrtel和Agger所組成的後衛組合,在比分尚未被改寫前,就讓Everton拿到兩次禁區內的頭球機會。

14分鐘的角球,Heitinga在禁區內像是身上有傳染病一樣,竟然沒有半個紅軍球員貼身看防;21分鐘的自由球,要不是Fellaini自己被自己的爆炸頭遮蔽了視線,比賽早就改寫了;這兩次的防空漏洞小辮子,在下半場徹底被Moyes抓住,打爆了Liverpool。

mo.jpg

當然17分鐘Torres帶球中柱的射門,Kop們也不會忘記;除了嘆息從前的Torres一定能把握住相同的機會以外,還是要給Torres一點鼓勵和認可,要不是他鍥而不捨的從Distin身上把球搶了過來,Liverpool也不會得到這次的進攻機會;不過Torres是不是可以考慮把球傳給禁區內已經等待多時的Meireles或是Maxi呢?事後諸葛,多說無益。

29分鐘,Torres吸引包夾後分球給左路插上的GJ,這名左後衛用他習慣的右腳拉出一道弧線找到Kuyt,18銅人魚躍頭球被Howard奮勇撲出,Kuyt再補仍然未果,但是反彈球找到禁區邊緣撿漏的Meireles,已經拿到無限額信用卡(參見Liverpool 3-0 West Ham - With or Without You)的Portugal中場大將,腿掄圓了就是一腳,皮球爆射破網,1-0;娘娘加持,光頭也瘋狂!

shot.jpg

詹俊在轉播過程中不斷提到Meireles是本賽季英超射門次數最多、卻還沒有開張的球員,其實俊哥這樣解釋太複雜了,就說Meireles是被“Lampard 2006化了就好。(Fat Lampard是2006年世界盃上射門次數最多卻沒有進球的球員,故有此戲稱,Chelsea球迷請鞭小力;話說這邊還有Stamford Bridge的大大嗎?如果有的話,我支持你們進四強!幹掉ManCity!哇塞我怎麼一次得罪兩家俱樂部)

Meireles其實腳頭一直都不錯,只是準頭差了點,希望這次進球可以有效提升他的信心,更正常的發揮(傳球的部份也請順便)。

mei.jpg

在進球之後,Liverpool取得了全面的控制,Everton的球員在中場完全沒有招架之力,就算Liverpool進攻未果,Toffees也鮮少能發動有效的反快攻,更多是在中場就被劫球,由Liverpool組織一次又一次的攻擊;尤其是在右路,Kuyt和Meireles往往能透過有效的套邊來打開Everton的左路走廊,吸引中線球員包夾後,Liverpool左路插上的GJ就有了更大發揮的空間,這樣聲東擊西的配合,確實讓Toffees難以兼顧。

GJ.jpg

不過Liverpool老是在最後一腳的處理球上欠缺火侯,不然就是在禁區內未能果斷起腳,而喪失擴大比分的機會;而這樣得勢不得分的情況,確實為下半場埋下了不安定的因子。

46分鐘,本場球的第一個換人,令人意外的並不是出現在Everton,而是Dalglish被迫用Kyrgiakos換下身體微恙的Agger,而這次換人,冥冥之中,也成為整場比賽的轉捩點。

agg.jpg

照理說頭球較好的Kyrgiakos上場,儘管看起來像是浪費一個換人的名額,但實際上也可以看作是Dalglish對於上半場Liverpool在防空問題上的因應之道,無奈後防線是由四個人組成的,一個人頭球好也無濟於事。

換人不到一分鐘,許多Kop都還沒坐定,上半場被Torres欺負過的Distin,忍辱負重,在莫名奇妙得來的角球進攻中,從禁區外直搗黃龍,力壓補防不及的Skrtel將球送入網窩,1-1;幾乎是不費吹灰之力,Moyes的人馬就重新回到了比賽。

dis.jpg

但是起高球進攻有利可圖這樣的跡象,早在上半場比分還為被改寫前,就顯露出來了;Moyes不愧為Moyes,同樣作為Scotland的優秀教練,Dalglish也要對這位晚輩致上三分敬意;也許Moyes就是下一個在Old Trafford和Liverpool追對廝殺的總教練也不一定。

52分鐘,在Kop們還為了丟失領先而懊惱不已的當口,Evertonians又重重的給了Kop們一拳,徹底把還沒有意識到風雲變色的Kop們從上半場的假象中打醒。

b.jpg

門將Howard開出的大腳,皮球落在禁區外緣左側,Anichebe放倒了和其爭頂的Kelly,裁判沒有表示,Skrtel並沒有立刻解圍,反而讓Osman在禁區內拿到球,面對三人包夾的情況下巧妙的將球分給Beckford,前Leeds前鋒踉踉蹌蹌一腳臥射將球送入網窩,1-2;Evertons毀了Anfield別來無恙的洗塵大宴。

(圖左為Beckford,右為Anichebe)

ba.jpg

Everton的這兩個進球,第一個角球是不該得來的,慢鏡重放顯示皮球並不是碰到Liverpool的球員之後出界,應該是個球門球,但是那個錯誤仍在肉眼難以判斷的範圍中,故不予置評;然而第二個球,就值得討論。

我認為以Dowd所佔的位置來看,他應該可以很清楚的判別Anichebe和Kelly的接觸是不是個犯規,如果他不認為是犯規,那可以解釋成這場Derby,碰撞的程度本來就比較高,或著是他認為Anichebe也是衝球去的,Kelly倒地的方式和兩個人之間的接觸都不是Anichebe意圖所使,而是兩人身體力量之差;這樣都好解釋,我想理性一點的球迷都應該能接受。

lucas.jpg

但是如果Dowd認為那是個犯規,卻因為皮球第一時間是到了Skrtel腳下,而Dowd認為這樣是Liverpool得益,而沒有吹犯規,最後因為Skrtel自己失誤而白白送給Everton一個進球,那我就真的要跟Skrtel好好談一談了。(你們不覺得我這段很牽強附會嗎?防守還有得益的…沒錯,我只是單純想要跟Martin好好聊聊罷了:一起去看澳網如何?)

由於Everton在轉瞬之間就逆轉了比分,場上的天平又產生了不平衡,然而急於躁進的Liverpool就像上半場的Everton一樣,無法在中場控制好球權,反而讓Everton能夠接管比賽。

cont.jpg

在上半場完全被Kuyt和Meireles壓制的Everton左路,在一球領先之後完全被釋放開來,入選England隊呼聲很高的左後衛Leighton Baines,和他身前的Osman頻頻上前助攻,利用Anichebe在身體上的優勢,起高球讓Anichebe爭頂,Kelly和Skrtel所負責的右邊防線就這樣被輕易摧毀,還好Anichebe錯過了一次大好的頭球機會,不然Evertonians就可揚長而去,自1984-85的冠軍賽季之後,首次主客雙殺Liverpool。

67分鐘,Meireles開出自由球,Skrtel撿漏補射沒有打正,皮球軟弱無力的在禁區裡賴著,Maxi奮勇衝搶皮球,在先碰到球之後被遲來一步的Howard絆倒,裁判Dowd指東殺西的胡鬧了一陣,讓Maxi在旁邊乾著急了一會,還是判了點球,Kuyt一蹴而就,2-2;Dalglish可能又會想起二十年前的某個夜晚。

ref.jpg

隨著比分的扳平,即便雙方都想要全取三分,其中尤以Liverpool的取勝慾望更為旺盛,但是在各自的進攻手段都不足以威脅到對方防線的情況下,以和局告終實為最合理的結果。

從最後二十分鐘的比賽狀況,可以看出Kuyt實為Liverpool在缺少Gerrard時,陣中的核心人物,無論是從防守端的拼搶,到進攻端的組織,Kuyt儼然紅軍靈魂一般的存在,的確讓Kop們感到欣慰。但是,在認同並且喜愛Kuyt的基礎上,我還是要說,當Kuyt成為Liverpool陣中表現最優秀的球員時,Liverpool就真的有大麻煩了。

kuyt.jpg

我不是貶低勤奮和忠誠,也不是讚揚浮誇和名聲;作為一個盡忠職守的綠葉球員,Kuyt是偉大球隊中不可或缺的份子,若是Liverpool全員皆Kuyt,那我們即便是在降級區,球票也絕對不會賣不出去。但是Liverpool不但只有一個Kuyt,還要讓他包辦場上所有事情,那18銅人真的得變身成18“個”銅人,才救的起Liverpool的頹頃之天。

在81分鐘Dalglish用Shelvey換下Meireles前,Moyes已經換上Vaughan和Rodwell兩名球員,幾秒鐘之後Bilyaletdinov也替下Anichebe,Moyes妥善的用罄了三個換人名額,將陣型調整成451,以避免Liverpool最後的逆襲得手。

peek.jpg

相反的,除了中場被迫用Kyrgiakos替下身體微恙的Agger之外,Dalglish在81分鐘的換人就是他對本場比賽的最後一個影響,儘管體力充沛的Shelvey相當積極的參予進攻,但是球感全無,許多傳中球的質量都相當低落,不過我不怪他;只是想著往常看不慣Hodgson按兵不動的Kop們,會不會對Dalglish留著一個寶貴的換人名額帶回休息室配點心吃有什麼意見?

當然,我是沒有意見的,能看到Linda娘娘別來無恙,我就已經心滿意足了;加上明天就要踏上發燒澳網的征途,更是讓我無暇顧及Liverpool的水深火熱。在下將在Rod Laver Arena看盡八強以後的每一場比賽,所以會錯過Liverpool作客Wolves以及主場迎戰Fulham的比賽,希望小年夜返抵國門時,在我親切的問Kop們一聲“別來無恙?”的同時,得到的會是你們滿滿的微笑。

bo.jpg

YNWA.

Btw,雖然我可能沒有辦法馬上回覆各位的留言,但是我還是希望大家要像往常一樣踴躍~不要因為我沒有辦法回應,大家就把想說的話也省下了!我保證回來後會立刻回覆大家~

 

(GO FED!)

fed.jpg

(Sorry囉~Spain幫的姐妹們...)

 

 

 

 

以上圖片及影片均來自網路:

http://www.zimbio.com/

http://www.footytube.com/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RaytheReds 的頭像
RaytheReds

L³ 君子好球誌

RaytheRed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4)

發表留言
  • sos02588520
  • .................
    澳網捏
    L大有錢有閒齁!!
  • 祖先積德,阿彌佗佛。

    RaytheReds 於 2011/01/21 01:45 回覆

  • *
  • 人生最幸福的事
    就是在安靜的夜晚一個人坐在電腦前
    一邊捧著咖啡一邊看著君子好球誌....


    一點都不誇張!是真的..
  • "*"大,您這篇真情流露的迴響,會陪著我雀躍的心,一起飛到Melbourne的,謝謝您!

    君子好球誌有您這樣的讀者,也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事。

    See u Soon~

    RaytheReds 於 2011/01/21 16:33 回覆

  • Peter
  • 如果Liverpool的娘娘每場球都去看
    我可能也變成Kop了
  • Linda娘娘要是每場球都去看,搞不好蓋二十萬容量的球場都不夠Kop們坐...

    RaytheReds 於 2011/01/21 16:31 回覆

  • phoebe
  • RAY~你實在很拼~出發前一刻都在趕文,給你十張蘋果貼紙!!!(這是for what???)~"裁判Dowd指東殺西的胡鬧了一陣" 這句話真的很好笑又超傳神,讚啦~

    BABEL真的有被球迷留言說叫他少玩twitter,多練球......不過,我是不明白大家為什麼要對球員私生活的娛樂干涉那麼多......至於已經傳到要爛的轉會嘛~我想RAY你返抵國門的同時應該也會塵埃落定啦~屆時希望都是好消息阿(祈)

    "在下將在Rod Laver Arena看盡八強以後的每一場比賽"~這實在太炫耀啦~~~~~RAY你這遊記是一定要交的阿(從現在就開始敲碗~) 不過我跟Nadal很不熟~應該說我跟Tennis界的西班牙大軍一整個陌生阿(汗)~可見愛屋及烏這句話對我不太適用 噗噗~所以我也要跟風喊個GO FED!(湊熱鬧大媽心態~)
  • 很拼,不知道為何而拼...(不過貼紙我收下了!還是很開心~這幾天都沒吃蔬菜水果,好好補一下,哈哈!語無倫次中)

    Babel去Hoffenhaim之後用Twitter該不會要打德語吧!?這樣學姊妳要繼續follow就有難度了喔!

    我今天”返抵國門”,也真的”塵埃落定”了…至於是不是好消息呢…我猜Phoebe姊妳一定覺得不是。

    在HK轉機的時候看到CNN的新聞,下巴都沒掉下來;那時候還是我女朋友說:“跛鼻,電視在播Torres耶!”(她是英文白癡,只會看畫面),然後我才仔細看了一下跑馬燈(沒聲音),看了幾行跑馬燈之後,心情就平靜下來了。

    反正該說的、想說的,我以前也都說過了;事情發生的時候我不在,也許就是上天要讓我省點力吧。

    澳網遊記一定會交的啦!反正我“喇賽”功力一流,放心~

    話說我也不是那種會把所有體育都搞在一起的人,像我就對Andy Murray一點好感都沒有,也不會因為喜歡Federer就去加油FC Basel…所以學姊妳對Espano大軍完全陌生也是無須汗顏的啦~

    雖然結果沒有如我所願,(但是如了賤內所願),但是這次澳網行真的相當有收穫呢!期待趕快跟大家分享心得!

    RaytheReds 於 2011/02/03 01:26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