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y RaytheReds,

cover.jpg

也許,在主裁Marriner吹響終場哨音時,我是全世界唯一冷待這個結果的Kop。

天長地久有時盡,但0-1的比分,只會讓Kop和Torres、Liverpool和Chelsea的恩怨,此恨綿綿無絕期;讓腎上腺素狂飆而口無遮攔的Kop們,能更堂而皇之的以言語詆毀Torres,來彌補自己內心對於失去El Nino的缺憾與寂寞。

he who betray.jpg

眾叛親離的,也許不是Fernando Torres,而是丟下方才那句話的我。 

但看著Torres孤單的坐在失落的一角,想像著他腦海裡所閃過的千頭萬緒,都被一場僥倖的勝利而揉成一團,被Kop眼中綻放的烈火所燃燒時,那種令人心煎熬的惆悵與不捨;相較於我直言不諱而得罪各位Kop,算的上什麼;我被諸位唾棄,之於Torres被Kop們糟蹋,又算的上什麼?

Chelsea的失利與Torres有關,也無關;但最終承擔這不可承受之輕的,註定只有El Nino獨自一人而已。

alone.jpg

說Liverpool在Stamford Bridge的獲勝是僥倖,的確是不負責任卻又不得不如此的失言;無論就教練的戰術安排,或球員整體表現而言,如果硬要從再合理不過的平局以外,挑選一種親快仇痛的結果,Liverpool自然是當受上天眷顧的那邊。

Liverpool的勝利,Kenny Dalglish居功厥偉;此前對Stoke就排練過的3421陣型,無論是無心插柳也好,有心栽花也罷,這場球故技重施,把Stamford Bridge堵的水洩不通是不爭的事實;而Carlo Ancelotti是天命難為也行,擇日不如撞日也成,為了要促成這場王子復仇記讓Torres首發,費盡心思所排出的4312,除了先天上的缺陷以外,Chelsea其他球員表現低迷,也難辭其咎。

lp.jpg

我在上一篇文章中也提到,3421雖然看似保守且過時,但對於現在的Liverpool來說,卻是一帖良藥;不管是Benitez愛用的4231、或是標準陣型的442,都非常重視邊路球員的輸送,然而眼下Liverpool最缺的就是優秀的邊中場或邊鋒,Dalglish在陣型上的調整,我個人以為是勇於面對現實的選擇。

在3421中,不但三中衛的佈置可以讓人人有實力、個個沒狀態的紅軍中後衛們互相掩護,甚至還可以解放進攻慾望強大的Agger,提昇大腳長傳的準確度和中衛帶球發動進攻的破壞性;兩個側翼的GJ和Kelly,憑藉著他們強大的長途奔襲能力,可以覆蓋攻守兩端的廣大範圍,在攻守轉換的時候,速度快又不容易被對位的兩人,也很容易成為對方防線的漏網之魚。

3df.jpg

Liverpool的中前場因為三中衛的關係,有了多打一人的優勢,故邊路進攻一來可以利用套邊,讓GJ或Kelly從中路球員的外側空手切;二來可以在全員前壓堆積某一個邊路之後,透過一腳大範圍的換邊,找到另一側無人看防的邊後衛。

這種退可以守、進可以攻的三後衛/五後衛安排,都放大了GJ和Kelly的長處,彌補了他們在防守工作上,能力和經驗不足的弱點,更變向解決了Liverpool邊路貧攻的問題。而Lucas殿後、Gerrard居中運籌帷幄,Meireles在Kuyt身後輸送補給又伺機而動的安排,也同樣替Liverpool中場中路球員過多、前鋒線上王牌射手還來不及到位的窘境緩頰。

all.jpg

至於昨天Chelsea的佈置,我個人以為也並不是全無可取之處,姑且不論Torres和Drogba會不會因為性格的問題產生相斥,以兩人的能力來說,在這場紅藍大戰中,任誰坐在板凳上都是說不通的;而Anelka在兩人身後,賽前想來,也不乏是一步好棋,素來做球能力不差的足球浪人,身後有Lampard, Essien以及Mikel三名球員屏障,其身分就好比Mourinho治下的Sneijder,照理講應該是可以盡興發揮才是。

然而,任誰都看的出來這個陣型安排在邊路上的缺陷,華山一條路就是中路推進;但是面對到Liverpool的3421,中路人員異常密集的情況下,Ancelotti的算盤就先撥錯了一半;Chelsea賴以維生的邊路球員Kalou, Malouda都坐在板凳上,Drogba孤掌難鳴,Torres初來乍到更加無所適從。 

don

再著Mikel在後腰位置上不如Lucas、Essien自從兩年前被Iniesta絕殺後就持續低迷、Lampard又打出了生涯最差代表作等“非受迫性失誤”,Chelsea一盤散沙的表現,也不是偶然;但是讓Torres眾叛親離,卻是必然。

但為什麼還是說Liverpool的勝利很僥倖呢?儘管從上述的分析看來,Liverpool應該是全方面完勝Chelsea,快意焚燬王子復仇記;但事實是,Ancelotti忍無可忍率先變陣433,在65分鐘用Kalou換下Torres想要走老路重拾比賽主導權之前,比分仍舊是難堪的0-0。

change.jpg

在還沒進球前,Liverpool無法利用邊路的優勢摧毀Shakespeare的劇本,但這場比賽卻肯定可以和Hamlet一樣名留青史,只不過是以遺臭萬年的姿態。

Liverpool多數時間只是靠著陣型收縮之後,大後方人數上的優勢,抵擋了垂暮的Chelsea帝國統一大東亞的雄心;至於Maxi打中橫樑的射門,我們除了嘆息Gerrard美妙的傳球沒能化為領先,更多的該是推崇以德報怨的胸懷,和動容正義得以伸張與維持。但,必須誠實的說,這樣的比賽內容,如此的進球方式,在Kenny Dalglish的3421思維中,就是正義,就是真理。

kenny.jpg

有人渴望勝利,有人追求美妙;在勝利與失利、美妙與難堪交錯的四個象限中,難堪的勝利,較之於美妙的失敗,當然更能讓人接受;原因除了美妙的勝利難求、難堪的失利乏人問津以外,美妙的失敗,實是上帝的旨意。 

五場四個球,Meireles對Liverpool的貢獻,也許是Kop們勉強願意給Hodgson臉上蓋的一條遮羞布;連續四場不丟球,Reina除了感謝Dalglish的三中衛,也許哨下留情的Marriner也值Lucas和GJ一頓晚飯。

marriner.jpg

這場難堪的勝利,除了首推Dalglish的妙手仁心,在賽前布陣和進球後的換人,都牢牢鎖住.0-1的比賽之外,更要歸功於Chelsea球員的鼎力相助;Cech和Ivanovic的爭執,不但上下半場遙相呼應,精心策劃提供給王子復仇記一個漂亮的轉筆,更讓我想起Carragher和Arbeloa的往事。

Carragher的怒吼是在08-09賽季,和這個賽季一樣,當年我們同樣主客雙殺Chelsea,最終屈居聯賽亞軍;今年Chelsea拿不拿的到亞軍我不知道,我只希望明年的Chelsea,不要和我們一樣掉到第七名。

fight.jpg

因為,我無法承受Torres的決定可能是失敗的,我也無法想像Liverpool的輝煌是建立在Torres的錯誤上;我確實的明白,現在說這些為時尚早,但這樣的念頭已經侵襲著我;從昨晚哨音吹響的那一刻起,我的每一吋肌膚都被London的朔風割下,一片片乘風往Liverpool飄去;心被Meireles燒的通紅,血卻像Stamford Bridge的藍一樣,靜如止水。

我不願預見,哪一天Torres重返Anfield,只有謾罵、嘲諷和噓聲,就是沒有眼淚、感謝和掌聲。Kop的掌聲,不留給倒戈相向的英雄,但留給始終如一的象徵,這很現實;只是又怎麼知道,當簾幕再一次拉起,誰又會站在舞臺中央,踩著上一個完美謝幕的演員的屍體,擁抱全世界的掌聲。

gesture.jpg

人總有跨不過去的一關。

有人跨不過始終如一這關,有人跨不過將心比心這關,我跨不過眾叛親離這一關;有人不知道自己卡在哪一關,有人不知道為什麼總是跨不過某一關,我卻老是把自己推向眾叛親離這一關。

僅自白以明志:

You’ll never walk alone, to Liverpool, cuz I’m a Red through and through.

You’ll never walk alone, to Fernando Torres, cuz I’ll be there for you.

back t9.jpg

延伸閱讀,本篇下集:

紅藍補遺 & England新兵前瞻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回憶之旅:

Torres的離開留下了苦澀的滋味

Fernando Torres - 愛的印記

謹公守法是阿布,劫富濟貧Chelsea

Liverpool 2-0 Stoke - 初試啼聲

Liverpool 2-0 Chelsea - 金童歸位

圍巾的意義 - Liverpool決定性的夏季

 

以上圖片均來自網路:

http://www.zimbio.com/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RaytheReds 的頭像
RaytheReds

L³ 君子好球誌

RaytheRed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3) 人氣()